二三七章:有仇必报

绝对主角之灵傀 何曾想过 1741 2019.09.25 18:24

梁治自然也不会信钱奇单的鬼话,可再怎么不信,如今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了,他梁治输了!

梁治请来的两人见钱奇单居然都变卦了,二话不说立刻逃走。钱奇单没去管他们,赵天弃也没真到睚眦必报的程度,所以也任由二人离开。

梁治眼中有灰败之色,他咳了一口血,盯着钱奇单道:“原来你是想吞并我们梁家,好大的野心,不过你的算盘打错了,破境丹万山门还没给我,所以你休想再得到了。”

钱奇单看了一眼来到梁治身边的梁渊,摇摇头道:“我没打算灭了梁家,也不会杀梁渊,至于你,那是你与赵小友之间的恩怨,与我无关。”

梁治惨笑一声,道:“好一句与你无关,你钱奇单也不过一卑鄙小人。”

赵天弃冷笑道:“你还有脸说别人?你不但利用韩筱婉一个普通人来接近我,为此杀害了五个无辜之人,之后为了将我留在越城不惜杀了吴家五十几口人,事后更是连韩筱婉和章家一家都不放过,这岂止是卑鄙小人,简直是丧心病狂,连畜生都不如。”

梁治看着赵天弃,道:“吴家和章家的人不是我杀的,是万山门的王庆杀的,到了这时候我也没必要骗你,只是没做过的事我不愿背负。”

赵天弃道:“那为了韩筱婉演的那出戏而害死的几人也是王庆逼迫的?”

梁治道:“那是我儿与王庆干的,算在我身上也行。”

“哼!”

赵天弃道:“说得你就跟白莲花似的,别以为你这样我就会不杀你了,敢偷袭我,我又岂会放过你。”

梁治道:“我没想要你放过我,就算你不杀我,以后我还是要杀你为我儿报仇。”

赵天弃也不再废话,话多那是反派的特点,他说得已经都多了的,都差点觉得自己是反派了,于是举起‘风啸’,想一刀了结梁治。

可梁渊却挡在了梁治身前,对梁治道:“大哥,我来拦着钱奇单,你赶紧逃,只要逃回城里我想他们也不敢追到城里去杀你的。”

梁治勉强站了起来,拍了拍梁渊的肩膀,道:“我已经被钱奇单那老东西击碎了心脉,走不了了,以后梁家就靠你了,作为家主,别在想我这样昏头了,也不用报仇,我们也算是罪有应得吧!”

梁渊回头看向梁治,梁治道:“走吧,我不想死在你面前,就当这是我最后的一个要求吧!”

看着两人生离死别的样子,赵天弃觉得很是莫名其妙,这明明是坏人伏诛而大快人心之时,怎么搞得像他是坏人而对方是在英勇就义一样呢!

赵天弃不由腹诽道:“这主角当得,怎么越来越像反派了呢,不行,我可是拥有主角光环的人,可这场景要怎么做才像个主角呢?”

赵天弃苦思冥想,难道要放过对方就此离去,显得自己仁义大气。反正梁治心脉已断,就算不杀他他也活不了多久。

不行!赵天弃摇了摇头,万一梁治是为了骗梁渊的呢?他又不好问钱奇单,岂能就这样放过他。

最后,赵天弃无奈得叹了口气,看来自己离绝对主角的道路还有很远,他是真的改不了心眼小、自私、贪财的性格啊!谁要是惹了他,不还回去他会浑身不自在的。

于是,赵天弃扬了扬‘风啸’,像个反派一样道:“还有完没完了?别搞得自己跟英勇就义一样,你这是罪有应得,我是为民除害,呃……不对,我就是报仇怎么了,再不走连你一块杀了!”

梁渊瞪向赵天弃,梁治道:“快走吧,好好照顾梁家。”

最终梁渊还是走了,不走也不行,赵天弃的‘火雀’便足以杀他,何况还有个聚元期的钱奇单在。

梁渊走后,赵天弃将‘风啸’架在梁治的脖子上,道:“我从来都不信什么善恶有报,也不信因果循环。”

说到这,赵天弃不由嘀咕一声,“也不知道这个世界有没有这一套。”

接着,‘风啸’在梁治的脖子上一抹,赵天弃学着钱金宝的口气道:“小爷我信奉的就是有仇必报,怎么地!”

五断山里,林雨桐好不容易将蛇尸拖到了一个湖边。不过说是湖,其实就一个小池子那么大,水深还行,刚好能在水里修炼。

将蟒蛇的心血取出喝下,林雨桐便脱光了衣服进入水里修炼。和蟒蛇战斗以后林雨桐其实已经感觉到了境界壁垒了,所以此刻她要做的便是压制自己的修为突破自身极限。

由于突破自身极限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所以林雨桐并没遇到什么危险,只用了半日就突破了自身极限。不过林雨桐并不是灵傀,不能压制着修为一直修炼提升,只修炼了不到一个时辰就不得不突破了淬体七段。

即便如此,林雨桐也是筋疲力尽,爬到岸上连衣裳都不想穿就躺在了地上休息。不过林雨桐可不敢就这么睡去,深山里危险重重,她旁边还有一具蛇尸呢,指不定会引来什么。

勉强闭着眼睛休息了一会,林雨桐就强迫自己起来生吃了些蛇肉,然后穿好衣裳快速离开了。

一条大道上,楚明月忽然停下来对吕凤栖道:“吕师兄,这条路好像不是去猎鹿镇的路啊!”

吕凤栖道:“没事,一会我们从前面的山林中穿过去,这样能更快些。”

楚明月道:“那边是悬崖,过不去的。”

吕凤栖不说话了,愣了一会,再转头对楚明月道:“你为什么要那么在乎赵天弃呢,你认识他才多久,你能知道他接近你到底有何目的?”

楚明月秀眉一蹙,盯着吕凤栖看了一会,没有回答,反而是将刀拔了出来。

吕凤栖忽然大笑一声,道:“你居然就这样对我拔刀相向,莫非我在你心里一点位置都没有吗?”

楚明月道:“你刚才有杀意。”

吕凤栖愣了一下,随即道:“放心,我怎么舍得杀你,我想杀的只是赵天弃而已。”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