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爷爷的态度

重生从成为三叔开始 闲村野鹤 1701 2019.09.25 18:24

刘书记一走,母亲就担心起来。

“三儿,投机倒把可是大罪啊,万一可咋整。”母亲急的声音都有点儿颤了。

我无所谓的道:“五六岁的孩子投机倒把,谁信?”

母亲被我一句话说的愣住了,转手就要扒拉我脑袋。不过,我已经被你们扒拉出第六感了,瞬间完成闪避。

“倒给我爷爷二斤大米。”我端着个盆子道。

父亲不悦的道:“就二斤?五斤!”

我嗤笑道:“五斤,你想害死人呢?”

“好东西给多了就是毛病,书上说的。”

母亲最近一直努力学习,也喜欢听我给她念书,都是现代的一些有关管理、心里方面的,所以母亲认识可比父亲高多了。

母亲解释道:“大米精贵,刘书记他们才五斤,你一下给爸妈五斤,他们会怎么想?”

“到时候就妈那个嘴,还有你大嫂的嘴,你说会不会出事儿?”

父亲仿佛不认识母亲一般打量着她,最后深吸一口气,道:“那就按你们的意思办。”

我端着盆子,来到正房窗外,小声儿道:“爷爷,你出来一下,有好事儿。”

爷爷没回话,而是很快就出来了,见我偷偷摸摸的道:“三儿,咂跟做贼是的。”

我装无辜道:“国存大伯让我偷着给你。”

爷爷笑道:“这个杨国存儿。”

“给爷爷弄了啥还东西?”

我举起食指再嘴边儿,道:“小声儿点儿,国存大伯说要保密。”

“是大米,刘爷爷一人分了五斤,我给你一盆。”

“我妈都不知道。”

爷爷看到大盆里的大米吓了一跳,这可是比白面都精贵的大米,他都有有年月没见过了,更不要说吃了。

当年还是鬼子驻扎的时候见人家吃的是大米饭团子,蒸饭的米汤都没捞到过一口,如今孙子给他弄来半盆大米,他心里瞬间暖洋洋的。

“好孙子,爷爷得你继了。”爷爷摸了一下眼睛,拍拍我的背,道:“赶紧回屋去,挺冷的,明儿再给你盆儿。”

“哦。”我也确实觉得忒冷,就乖乖的回屋了。

奶奶问道:“老爷子,啥事儿?”

爷爷小声儿道:“三儿给送来半盆儿大米,二斤多呢。”

“啥?”奶奶高声道。

“小声儿点儿。”爷爷压低声音道。

“回头你跟老大家的别瞎嘚嘚,管住嘴。”

“二斤多大米?”奶奶马上质疑道。

“他们自己留了多少?”

“他们肯定把大头儿留下来,这个老二家越来越奸猾了,再不管没边儿了。”

爷爷冷哼一声,道:“那你指望老大家吧,明儿大米粥你别喝,以后骨头汤、猪蹄、猪尾巴别啃啊!”

“那回人家不是把最好的给你送来了?”

“猪尾巴最肥的根儿,猪蹄皮筋最厚的,还有肉,就一斤,全给你。”

“你跟老大家的忒随活(一样)。”

奶奶不服气,声音更大了,道:“啊?咋啦,他们不应该伺候咋滴?”

爷爷侧了个身,话也不说了。

奶奶不干了,继续吵吵,道:“咋啦,我说错了吗?”

“我告诉你,错了她也得给我受着!”

“我没举报他们投机倒把就不错了,吃他们点东西你还有意见了,没有我跟老大家的张罗着,你们老杨家早败儿家了。”

爷爷突然觉得特别烦躁,一下子坐了起来,然后摸黑点燃了一袋烟。

奶奶的絮叨还没有结束,道:“拿个孩子装装门门,真没看出来这个家伙这么有心机。”

“几块破猪肉都把你糊弄了,你看看那几个孩子,肯定没少偷着吃好东西。”

爷爷敲了敲烟袋,烦躁问道:“好东西哪儿来的?”

“你傻啊!”奶奶声音更尖锐了,道:“卖鱼,他们挣了多少?你看见他们交钱了吗?”

爷爷哼了一声,道:“老大媳妇交给你多少钱?”

“老大媳妇没钱,拿啥交!”奶奶吵吵道。

“那她可以挣,你让她挣不就有了。”爷爷语气平淡的道。

“挣?投机倒把?不上班儿了?”奶奶不服气的道。

“老二媳妇也上班,也挣钱了。”爷爷突然乐了,又道:“投机倒把的钱你也敢要?”

“钱给你,开春儿老二盖房子的钱你出?”

奶奶也坐了起来,叫道:“找打架是吧!”

爷爷乐的更开心了,放好披着的棉衣,躺下不说话了。

奶奶很生气,就踹爷爷,道:“你个死老爷子,气着我!”

爷爷不搭理奶奶,得意洋洋的道:“老二媳妇算是开窍了,以前我是半拉眼珠儿看不上她,三脚踢不出个屁的怂包软蛋,但是现在让我刮目相看。”

“老杨家就该出这样儿的媳妇!”

“你,老大家的我就看中你们咋咋一气,但是你俩就是家儿的光棍,拿不出手去。”

“老大媳妇比你强点儿,但是除了扣扣嘻嘻、斤斤计较,还小肚鸡肠,都她培养的三个闺女,全是心病。”

奶奶没说话,躺回被窝,道:“我孙女将来要当官儿太太——”

爷爷哼了一声,道:“老大家的冒傻气,你也跟着冒傻气!”

“我都是不管,你说,我看老大那个没出息的货将来咋办!”

“人家建功都怕你们了,不到过年万不得已都不来看你,还傻了叭唧做春秋大梦。”

“你看看二姑爷看你们娘俩儿的眼神,也不害臊。”

“反正我闺女都出嫁了,老大闺女他们两口子爱咋咋地。”

奶奶如遭雷劈!

第一次,奶奶第一次正视自己的枕边人,她一直以为很了解爷爷,但是今天她突然觉得这个人她那么陌生,甚至陌生到了让她毛骨悚然。

爷爷继续道:“老二媳妇没出息,但是孩子培养的我满意,他们老大老二肯定不愁嫁人,准能嫁个本本分分的家儿。”

“只要搬出去,孙子们的婚事肯定也不用发愁。”

“现在,这个三儿连我都看不懂,肯定是二姑爷的功劳。”

“老杨家该出个挑大梁的了,国存当个生产队长不会来事儿,占全都是个白眼狼。”

“咱们家儿出头,得看三儿了。”

“你呀,好好想想吧,想不明白就听我的,好吃好喝好伺候,还省心。”

“不听,你都跟老大家的闹,我还是原来的态度,但是你们准讨不着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