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鸡蛋风波

重生从成为三叔开始 闲村野鹤 1785 2019.09.25 18:24

看着野兔子肚子一天天变大,我有点儿犯愁了。天气转冷,野外的野兔子已经停止繁殖了,可我这只受到了人工干预,眼看要在十一月份生产了,保暖就成了我的烦心事儿。

小灰灰生小兔子保暖的问题没得到解决,我养的母鸡生蛋了,个头儿有点儿小,还带着血丝。

说起养鸡,可能是我成品塑料喂的,三只鸡爱吃蚂蚱、虫子,但是不爱吃蚯蚓。

家里曾经养过鸡鸭,实际上鸭子比鸡更爱吃蚯蚓。但凡有食物可以调节,鸡其实不会选择吃蚯蚓的,在蛆和蚯蚓之间选择的话,鸡肯定会选择蛆的。而鸭子则不然,即便是粮食充足喂,它们还是会首选蚯蚓的。

所以,我堆肥里养的蚯蚓其实没咋喂鸡,但是我依然养着,这样方便我解释为啥我家的鸡长的快和壮。

“爷爷,我给你个好东西。”我献宝似的拿着鸡蛋来到爷爷跟前道。

爷爷最近受到大爷爷的影响,已经开始有所改观,不在死认某算命先生说他将来要沾孙女的光,根本指望不上孙子的言论了,至少他眼前在三孙子身上得到了实惠。

“啥好东西?我瞅瞅。”爷爷眉开眼笑的道。

“是鸡蛋,给你下酒。”我把一枚鸡蛋放到爷爷手里道。

“鸡蛋!”爷爷惊讶的道。

虽然我的三只鸡长的快,大家都认为会提早下蛋,但是当真的提早下蛋了一样很惊讶。

“是小黑下的。”我指着全身漆黑的母鸡道。

“好好好。”爷爷拿着鸡蛋很激动,深吸一口气,道:“那爷爷可真小酒啦。”

“没事儿,以后小花也下蛋,有的是。”我表现的很无所谓,并且很得意的道。

但是,随后的矛盾就开始围着鸡蛋展开了。

因为奶奶和大妈整天盯着鸡屁股,导致我接下来一个星期一个鸡蛋也没捡到。

母亲实在看不过眼大妈不等母鸡起来就去抢鸡蛋,斥责道:“你个当大妈的忒有出息,连偷带抢盯着孩子的鸡蛋,你脸让熊瞎子扒没了。”

大妈一副理所应当的道:“捡你们个破鸡蛋咋了,他当小辈儿的不该孝敬我们咋地,小时候一把屎一把尿我白看着。”

母亲气的就要找棍子,骂道:“你个不要脸的黑心货,还敢说一把屎一把尿看着,要不是你不让找大夫,三儿至于差点高烧烧死!”

“都吃这鸡蛋咋了,我不偷不抢,捡的我们家院里的鸡蛋,有法使,没法受着。”大妈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叫嚣道。

我无奈的笑了,就这样儿的家儿能过好了,见鬼去吧。

难怪以前长辈都说家里多么多么困难,长辈都这德行,能病死饿死孩子也是应该,你活该投胎这样的家庭。

还有我那爷爷,给你的评价只能是“将军无能累死前军”。

想捡到鸡蛋还不简单,我专门派一个机器人盯着两只母鸡,但凡大妈和奶奶接近母鸡就让他们浑身瘙痒。反正他们也不注意个人卫生,头发和身上都有虱子,指挥虱子收拾他们那是机器人的拿手好戏。

虽然捡到了鸡蛋,但是母亲和父亲可舍不得吃,而是要攒起来。

“我要吃鸡蛋!”小妹看到鸡蛋就被馋哭了,但是鸡蛋已经被爸妈锁进柜子里了。

其实,前几天小妹就看到鸡蛋了,尤其是中午正房里炒鸡蛋,馋的她跟我哼哼很多次了,但是她怕奶奶和大妈,只能忍着。现在,鸡蛋终于到自己家了,而且还在我手里,她要是不馋的嗷嗷叫才怪。

父亲看到小妹馋的直哭,心就软了,道:“要不就给小妹煮一个?”

母亲也很无奈,明年要盖房子,搬出去是她最大的心愿,必须处处节约。还有,二姑父来放树的时候还欠人家四个鸡蛋呢,难道借了就不还了。

“你借人家鸡蛋怎么说的?”母亲现在可刚了,父亲敢动手她就敢还手,即便是吃了亏也不认挨打。还有,如果吃了亏,母亲也不哭了,直接就动菜刀了,她已经明白了一个道理,越是忍让越是受气。

唉,我的穿越确实改变了这个家庭,但是也不知道改变的是好还是坏。

“你大嫂跟你妈偷鸡蛋抢鸡蛋的时候你干啥呢?啊,养鸡的时候她们干啥去了!”母亲咄咄逼人的怼着父亲道。

若是以前,父亲肯定会动手打母亲,然后母亲跪坐在角落里哭,我们会被吓得大气儿不敢出。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我们一点儿害怕的意思没有了,因为母亲肯定不会吃亏,她肯定会拼命护着我们。

“你个老娘么都是无理取闹!”父亲被怼的不知道说啥好,憋了一会儿蹦出这么一句话。

母亲笑着道:“杨国柱,你也都是个只会打媳妇的没出息货,有本事你上你哥他们家把鸡蛋要一个来。”

“你要是给我要来,今儿我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一顿中饭就在爸妈的争吵中结束了。

等所有人都走了,我问小妹,道:“还吃不吃鸡蛋?”

小妹摇摇头,道:“不吃了,吃鸡蛋爸妈打架。”

我拿出一个商城里三块钱一个的袋装茶叶蛋,叹息一声,道:“那只能我自己吃了。”

“给我!”小妹一看我手里的鸡蛋眼睛都亮了,上来就抱着我,如同爬树一样抢那个鸡蛋。

“给你给你。”我本来就是拿出来给她吃的,但是怕她不会剥壳,道:“我给你剥鸡蛋壳,我剥壳。”

实际上,小妹长这么大就没吃过鸡蛋,或者二喜儿也没吃过吧,所以才能把他们姐俩馋的吧嗒嘴吧。

“我自个儿剥。”小妹那着急劲儿,恐怕我一口吃了似的。

我把鸡蛋给了小妹,道:“跟谁也别说,你说了大妈肯定抢走了。”

“奶奶还会揍你啊。”

“我不说,有好吃的我偷着吃。”小妹美美的剥着鸡蛋壳道。

“三哥给我吃的馒头我谁也没告诉,我跟二哥都没说。”

“小妹就是乖。”我摸摸她的头,其实也很苦恼,等她大了肯定要发现我的秘密,但是我实在不忍心看着小妹瘦的跟小难民似的。

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