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心软

重生从成为三叔开始 闲村野鹤 1762 2019.09.25 18:24

虽然回来晚了,但是大伙儿很开心,一路有说有笑,各种畅想弄点儿啥能吃饱了。

唉,饿着肚子的人果然好管,吃饱了就是事儿多啊!

回到村儿里刘书记五人没有马上回家,而是安排人把寄封的粮食返还给村民,同时再次组织给大伙兑换玉米。

质疑兑换比例的依然在质疑,但是依然会老老实实的兑换粮食,估计下一次村儿里就找不到小米和高粱了。

我对于此事已经不感兴趣了,而是直接回家了。

这一次我没有卖鱼,自然就没有好东西带回家了。

我咀嚼着锅里给我剩的玉米饼子,绝对的埋怨。

这给村儿里公干好亏啊,不管饭也就算了,还严重影响回家后的伙食。要是我在家,至于吃这么硬的纯玉米饼子么,而且里面还夹杂的啥?肯定是老早被我扔一边儿的榆树白皮面。

我的亲娘诶,你也忒会过了吧,家里缺那点儿玉米吗?就那么一半升子榆树白皮面儿还不扔了,有啥好吃的。

虽然很饿,但是掺杂了榆树白皮面儿的饼子就着干红薯叶咸汤难以下咽,我就啃了三口,喊道:“妈,你做饭手艺忒不好了,下回可不能让你做饭。”

母亲自己都觉得自己做的饭难吃,但是嘴上绝对不吃亏,训斥道:“饿不死你,有的吃还挑三拣四。”

反正他们也没看我吃啥,而是把那个饼子塞进了口袋,然后开始啃老面包。

确实是最近没挨饿挑食了,那估计小妹也应该还饿着。

小妹果然瞪着大眼睛瞅我。

“来,三哥带你玩去。”我向小妹招手道。

小妹早就不想跟母亲在家呆着了,但是其他人都跟父亲上山开石头了,她只能在家呆着了,再加上中午也挑食了,所以巴不得快跟我走你。

小妹三口两口吃完蛋糕,又灌了几口牛奶,才舒了口气,道:“妈做的包包不好吃。”

“就是,晚上三哥做。”我拽着小妹去看大家兑换粮食,同时寻找长期挨饿的占忠。

果然,占忠没跟二喜儿去北山开石头,而是跟他妈跑来换粮食了。

占忠和以前比变化不小,由于受到二喜儿的影响,鼻子上的两条大鼻涕没有了,但是个人卫生依然一塌糊涂。

唉,他们家日子太难了,为了口吃的,那所有人那有时间管他干净不净。

“占忠。”我来到他跟前道。

“三儿,你们家儿不换粮食?”占忠对于吃的很热衷,能换多点儿吃的他很高兴。

我把口袋里的饼子偷偷放到他口袋里,道:“别让人看见,给你吃。”

“我们家粮食换好了,有空你跟我二哥玩,我还有红薯干呢。”

占忠看到个大饼子眼睛一亮,道:“嗯。”

呼!

我长出一口气,让胸中的闷气能够散的快一些。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占忠我就觉得难受,他比电视里穷山沟求学孩子可怜多了。但是,占忠让我放不下,因为他那句话经常在耳边响起。

“二哥,你说研究研究青草可以吃多好!”

两世为人,听到了两次。但是,亲耳听到五岁的占忠说出来和五十几岁的他说出来感觉太不一样了,所以我会经常偷偷给他红薯干、玉米饼子。

唉,突然变得多愁善感,搞的小妹情绪也跟着低落了。

不过,随着我带她到了北山就好了。

北山之所以可以开石头,是因为山路平缓很多,牲口可以轻松的拉着车上下。

此时,这里干活的人不少,大人小孩儿的很热闹,所以到这儿小妹就抛弃了我。

我们家开石头的地方是很边角的位置,但是里面早就被机器人戳散落,只要父亲轻微敲打撬动即可。所以,父亲开石头还是省了很多蛮力,眼看到开春儿不仅正房的石头够了,还有机会把厢房、柴房、猪圈一块儿盖上。

大家都觉得父亲运气好,找了一处好场子,不像村儿里那片儿,虽然土少,但是需要人力抡锤震。

其实我也很疑惑,为什么不打眼儿放炮炸呢?

“爸,村儿里为啥不用炸药炸?”我老早就想问了,不知道问了会不会出问题,但是不问又觉得难受。

“批不下来吧。”父亲皱眉道。

“咱们村儿里没炸药了,要到镇上武装部找,估计是徐主任不愿意求人。”

啊?还有这事儿?那要不要弄点炸药?

算了,就这样儿吧,手伸那么长干啥。

快做饭的时候我回家了,母亲果然在等我做饭,我会心一笑,开始动手。

一边做饭,我一边犹豫,最终我还是选择让机器人出手戳了村儿里开石头的区域。不为别的,就为了让村儿里三个队恶心一下一队老郭家,最好是把老郭家的一队队长给拉下来。

其他的可以忍,但是人品不好忍不了!

天黑的时候,刘书记拎着一个袋子进了我们家。

母亲站起来迎接,道:“书记,这是?”

刘书记笑着道:“十斤大米。”

“属于小三儿的那一份儿。”

“别忙着推辞,这是他帮着村儿里干活的奖励。”

“三儿,我们一人分了五斤,没意见吧?”

我掩饰着自己的表情,抓抓头,道:“是人家给村儿里的,肯定是您当家了。”

刘书记叹息一声,道:“老二,我知道郭顺理偷了你们家石头,这事儿过了年会给你们家一个满意的答复的。”

父亲听了刘书记的话居然出现了疑惑的神情,但是依旧什么话也没说。

母亲则道:“那我们就全凭书记做主了。”

刘书记尴尬的笑道:“村儿里出这样儿的事儿,是我的失职。”

“三儿,咱们再换四车,有把握吗?”

我还需要很跑几次镇上,所以帮助村儿里换粮食是必须的,就算是有些地方不合理,他们还能想到我一个五岁孩子身上。

“年前他们一直收,也答应可以只收咱们的了,一趟五车是极限了。”我道。

“五车也行?”刘书记有点激动,但是很快缓和了一下,道:“那中,以后有啥困难,你就找你刘爷爷,我不在就找你富贵叔。”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