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生了小兔子

重生从成为三叔开始 闲村野鹤 1751 2019.09.25 18:24

进入十一月,野兔子小灰灰的肚子越来越大,根据时间计算,她的预产期定是这个星期之内,所以我必须赶紧解决小野兔的保暖问题。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提出了这个问题,道:“妈,大爷爷说野兔子一个多月一窝,小灰灰是不是要生了,她的肚子好大。”

“大爷爷还说小兔子生下来没毛儿,这么冷,咋办呀?”

母亲根本没关注过我的野兔子,被我这么一问也没有答案,就推了父亲一下,道:“你说,咋办?”

父亲现在在家里地位很低,已经不敢动不动就动手打母亲了,因为我分明偷偷看到过几次父亲半夜在认错求饶,感觉特别搞笑。

父亲道:“那咋办,在炕头儿搭个兔子窝,反正他那只兔子很懂事儿,屎尿都会解决在破盆儿里。”

母亲吩咐道:“吃完饭就弄吧。”

养在炕头儿?那里肯定热乎,但是味儿肯定难闻。小灰灰的卫生就算能控制,但是这么狭小的空间,总归会产生难闻的气味儿,况且还会有几个不能控制的小兔子。

但是,目前也只能如此了,大不了注意通风。

嗯,就算把小灰灰养在炕头儿,屋里味儿还能有大伯屋里味儿难闻?或者说村儿里一半以上家里味儿都难闻,只能说我特别一些了吧。

入乡随俗不了哇,受不了屋里啥都乱堆乱放,尤其是小朋友直接放地上拉粑粑,我实在接受不了放半天,就更不要说其他的了。

果然,父亲现在很听话,弄了点儿石头和泥巴,在让炕头的西角儿做了一个小圈儿,顶上盖了一块石板。

父亲满意的对我道:“等明儿干了,你在里面续点软草,感觉要下兔子就把野兔子放着儿养吧。”

“我看你也不能用那个破篮子了,反正它也听你话,就暂时养炕头儿吧。”

我满意的点头,道:“那中,我让小灰灰听话。”

实际上,小兔子一天只需要喂一次即可,所以根本没必要把小灰灰养到炕头上,只需要早晚喂奶的时候拿过来即可。

野兔预产期在35天左右,所以第二天我就把小灰灰送到了炕头上,它果然去那个近似小洞一样的窝里转了一圈,然后满意的开始在里面用软草续窝。

七天后,早起的时候我发现小灰灰的肚子小了,赶紧跑到让炕头儿查看。掀开始石板,里面除了软草,还有很多小灰灰褪下的不少兔毛。在兔毛中,可以看到六个成人拇指大小的红红肉球在蠕动,它们紧闭双眼趴在一起。

我刚想摸,父亲阻止道:“别碰,你碰了大兔子就不奶它们了。”

“大兔子靠鼻子闻味儿辨别小兔子,你一摸就有你的味道了,大兔子就认不出来了,就会不喂了。”

“啊?”我表示疑惑,但是不知道真假,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想法放弃了摸的想法。

就在我要盖上的时候,二喜儿和小妹挤过来,小妹喊道:“让我看看。”

二喜儿凑着脑袋看,道:“忒小,像小耗子。”

父亲严肃的道:“看完了盖上,以后不许看了,总看大兔子就不喂了。”

不喂,它敢!就算不是它一窝生的,我让它喂奶它也得给我喂。

不过,这时候没必要自找没趣,还是乖乖的盖上石板比较好。

我摸摸趴在窝边儿吃玉米渣的小灰灰,就在刚才我们看小兔子的时候它很焦躁,但是由于我的缘故让它安静不少,现在我给予了它抚慰,它立即完全安静下来,并开始再次咀嚼玉米渣。

父亲也是舍得,居然给小灰灰喂了粮食。

“爸,它啥时候生的。”我问道。

“凌晨。”父亲答道。

“昨天晚上我就看它在采胸前的毛,估计是要生了,半夜起来的时候看到它生了。”

“忒好,四个母的两个公的。”

但是我有点忧虑了,道:“小兔子一个月就要出窝了,我养哪儿啊?”

“养猪圈?会不会被耗子和黄鼠狼咬死?”

父亲胸有成竹的道:“放心吧,我这几天弄点儿石头,在猪圈里搭个兔子窝,到时候弄个小门儿,保证耗子和黄鼠狼没法儿。”

其实现在农村地里已经没啥活儿了,都是在收拾田边地角的最后阶段,以及开始把各种秸秆往家里大队里运,那些可是牲口冬天的口粮。所以,村民都会拿出空余时间拾柴,不然整个冬天就等着挨冻吧。

秋收结束还有一件大事儿——交公粮。

这时候公粮是20%,绝对的全镇总动员,可惜我是没机会参与的,但是要给父亲准备干粮,他中午没时间回来吃饭。

再者就是分粮食。

父亲大早起就给二姑父送去了五十斤玉米,然后回来的时候终于要回来了他心仪已久的大子弹壳和锯片。父亲手很巧,但是他现在没时间表演,只能等下雪了完全空闲了。

家里分的粮食很杂,而且还大多数是粗粮,我就动了把小米、高粱、爬豆、黄豆处理掉的想法。因为这些粮食在商城里值钱,然后换成玉米更划算,所以我只能鼓动大姐跟我去赶集。

“大姐,咱们去赶集呗。”我吃饭的时候对大姐道。

“这会咱们不能在小水库钓鱼了,咱们去隔壁村儿西湖庄西大坑钓呗,再从咱们村儿钓鱼我怕有人有意见。”

母亲知道我能折腾,问道:“赶集干啥去?”

“换粮食。”我神神秘秘的道。

“我换玉米的时候人家说了,一斤小米可以换一斤半玉米,一斤高粱换二斤玉米,一斤爬豆也换一斤玉米,一斤黄豆可以换半斤豆油。”

“妈,你说换不换。”

母亲听了来了精神,激动的道:“真的?”

“那是黑市,肯定有特别的门道儿,应该是真的吧。”父亲道。

“我等会老大你带着三儿去西湖庄西大坑钓鱼,明儿、后儿你俩都去,到时候我跟你爸一起挑着去集上卖了。”母亲安排任务道。

“老大推二十斤小米儿,看看是不是真的能换回来三十斤玉米。”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