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大妈闯祸

重生从成为三叔开始 闲村野鹤 1787 2019.09.25 18:24

老大傻,老二奸,又馋又懒是老三!

古人诚不欺我。

全家最大的心机婊原来在这儿呢。

不对,我好像也是老三吧。

我是例外,穿越者必须是例外,勤劳朴实才是咱的作用名。

第二天,所有开石头的队都发现了,破开表面一层时候特别好开,只要一戳一撬就稀里哗啦的落下来一堆,眼见一队那一堆石头是最小的堆儿了。

这个时代气候很符合节气歌,到了快大雪的时候地上已经铺了很厚的雪了。下雪的日子所有人只能家里呆着了,我们家则除了父亲以外的人全部在学习。

母亲的笔记本上记下了大量养兔子知识和她觉得有用的东西,此时正在对着字典一遍一遍的死记呢。

大姐和二姐珍惜这样的学习机会,所以学起来更加努力,已经直接影响了大哥的学习积极性,导致他这次考试成了全班第一名。但是,大哥不敢得瑟,因为他知道家里人都很厉害,尤其某个怪物。

至于二喜儿童鞋,勉强有学前班水平了,也就是比小妹强一些。但是,过了年他才七岁,还有一年时间慢慢来,到时候没准儿可以让他直接读一年级。

至于钓鱼,那是必须的,不然无法解决大姐工作问题,同时家里的鸡蛋也该交了。

我们这儿鸡蛋是管控物资,必须上交给供销社,0.55元十个,说是用来支援工人兄弟的。其实就是家里穷,需要额外补贴呗,然后城里人精贵呗。

若是说不精贵,那么为啥农村户口只能吃粗粮,过年一户才给四斤白面。至于大米,很多人只听说过有种粮食叫大米,根本就没吃过大米这种粮食。

所以,早起我不顾母亲反对煮了一锅大米粥,用了一斤多大米,可以让全家人每人分一碗稠稠的大米粥。

结果,大米粥还没出锅,奶奶和大妈连手杀上门来。

奶奶气势汹汹的吼道:“果然偷着吃大米粥,拿那么一点儿打发要饭花子吗!”

“这个傻老爷子还装明白。”

大妈更是不客气的直冲侧房,要翻找我们家的粮食,嘴里也不干净的骂道:“一窝养汉老婆下的狼心狗肺,心肝儿都是黑的,妈,你还跟他们磨叽啥。”

五斤大米早就被母亲锁紧了柜里,那里是她的百宝箱,我几次想窥视里面的东西都被挡住了。所以,大妈就是嚣张跋扈也不会动那个柜子,因为她知道那是底线。

我在侧房留了一斤多点儿的大米,是准备明天或者晚上全部解决的。母亲虽然当家,但是对于我弄回来的东西管的不严,所以大妈如愿找到了剩余的大米。

父亲也出来了,看到奶奶和大妈愣了一下,道:“大早起,你们这是干啥?”

奶奶劈头盖脸的骂道:“老二,你长出息了,会吃独食儿了,一群小王八羔子吃什么大米!”

“都不知道孝敬你爸妈了,小时候我白疼你了!”

父亲一点儿也不生气,也没有拦下拎着米袋子就走的大妈的意思,道:“昨天三不是给了你们一半儿吗?”

“一半儿?你不知道你大嫂为了家里孩子掉了身体不好了!有养养身子的东西不知道先想着她!”奶奶尖叫着道。

母亲知道父亲没有,伸手就要拦大妈。

我突然开口道:“别拦着她,让她走。”

“从今儿往后,咱们家弄到的啥,谁也不准往那边儿送了,谁送了就不用回来了。”

“没够了!”

“这么大的人,也是长点出息,除了会在这儿咋咋唬唬像个玩意儿,还能干啥。”

啪!

一个大耳光把我扇的眼前金星乱冒,随后被一脚踹翻在地,然后一脚踢在我的肚子上,疼的我顿时蜷缩成了一团。

我蜷缩在地上,知道下手的肯定是大妈,因为她离我最近。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屋里瞬间静了下来。

母亲瞬间变得,回身就找菜刀,但是一把被父亲搂住了。

“杨国柱你给我放手,我砍死这个骚婊子——”

母亲毕竟是女人,直接被父亲抱了起来,结果奶奶也来劲了,上去就给了母亲一个大耳光,骂道:“小婊子,你还来劲了,惯的你那样儿了。”

父亲突然大吼道:“大嫂,你闯大祸了,还不走!”

“妈,你就跟着我大嫂折腾吧,这会儿你们娘俩咋收场!”

大妈无所畏惧的道:“咋啦,我给你们老杨家当牛做马的,身体儿也是在你们老杨家糟蹋坏得,有养身体的东西不该想着我咋滴!”

“一个小王八羔子,还敢跟大人咋咋唬唬了,惯的你那样儿了!”

“我告诉你,打你也是给你面子,也是对你好!”大妈在后后背上又提了一脚,结果我一咳嗽,胃里翻涌就吐了。

“还老杨家的希望,都这么病怏怏的玩意儿——”

啪!啪!

两声响亮的耳光打断了气焰嚣张的大妈。

爷爷已经闻声赶到了,进门儿正看到大妈踢我后背的一脚,但是已经来不及阻止了。在听到大妈嚣张跋扈的叫嚣,他动手抽了大妈两个耳光。

爷爷抽了大妈的耳光后并没有说话,板着脸来到奶奶跟前,道:“可以!”

爷爷转身对外面的大伯道:“老大,你去把你老丈人老丈母娘接来。”

“老二,把你媳妇松开吧,看看三儿有事儿没有,赶紧送张凤山他们看看去。”

“占蓉,让大伙吃饭。”

爷爷冷冷的对大妈道:“刘凤云,我们老杨家养活不了你了是吧!”

“越来越有出息了!”

“我告诉你,三儿都是我们家儿的希望,病怏怏他也是!”

爷爷没有继续说话,而是背着手回正房了。

大妈被打蒙了,眼泪早就流出来了,进老杨家门儿,还是第一次被揍,还被公公说了这么重的话。要是再把爸妈请来,回头肯定更麻烦。

哥哥们肯定愿意给自己撑腰做主,但是……

奶奶拍拍大妈后背,安慰道:“别哭了,有妈呢!”

奶奶是大妈的主心骨,此时听到奶奶的安慰放心了不少,丢下大米袋子就跟着奶奶回去了。

父亲放开母亲的时候,母亲呜呜哭泣,然后抱着我出门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