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解决兔子窝

重生从成为三叔开始 闲村野鹤 1735 2019.09.25 18:24

在二姑家养病的时候我就想过致富的问题。

养鸡,比较容易形成规模,只要解决人工孵化即可。但是,人吃饱了都成问题,大批量养鸡显然困难重重。曾经的经验表明,七只大公鸡相当于一头猪的饲料。靠养蚯蚓,那是没在农村生活过的人想出来的点子,相对蚯蚓而言,鸡更爱吃蝇蛆和屎壳郎的幼虫,不把鸡饿到一定程度,它们一般不选择蚯蚓。

可是,这个时代繁育蝇蛆和屎壳郎幼虫只能用粪便,那么消毒就成了要命的问题。

还有,更重要的防疫。

鸡的规模只要一上来,就算你卫生做的再好,势必会大规模爆发疫情。

别不信邪,这可是血淋淋的领悟。

想要规模化养鸡,出壳的马力克,预防鸡痘、新城疫等等,根本解决不了,所以号称没有防疫残留等等的养殖场绝对假的。

再来就是养猪。

郭家峪就一小山沟儿,根本解决不了猪的吃食问题。野菜都是珍贵的代餐呢,占忠饿的都想研究吃青草的年代,实现不了规模养殖。

还有养羊,倒是可以尝试,但是羊羔来源暂时解决不了,只能作废了。

在野兔和野鸡之间我果断选择了野兔,因为野鸡光吃粮食不长肉,养那玩意儿还不如养两只母鸡划算呢。

其实,野兔子关个圈里也能养,但是要注意它们会打洞逃跑。还有,野兔皮子有点儿薄,记得村儿里来收皮子的都不爱要,到最后就是干脆拒收了。

村儿里本来耕地就是少,还多数是山地,最适宜种植的只有枣子了。当然,桃子、苹果、梨应该也成,但是销路是个难题。曾经村里致富发展过果园,但是最终失败在了销售上,80、90水果只能卖1、2分钱一斤,大伙只能把果树都砍了。

至于工厂,很多都是要牺牲环境的,暂时有待考虑。

回家的时候刘书记、谭会计、国存大伯和四个干事都来了。家里那见过这么大的阵仗,爷爷、大伯、父亲都跑出来迎接,然后嘘寒问暖的客套。

刘书记看着小灰灰称赞道:“三儿,你这兔子养的可以啊,忒肥啊。”

国存大伯也惊奇的道:“这就是那只干干巴巴的小兔子?”

谭会计看到满炕乱蹦的五只小兔子,笑道:“我知道你为啥要把小兔子送人了。”

我挠挠头,不好意思的道:“我妈嫌它们不老实。”

刘书记含笑,道:“杨国柱家的,以后你就跟着你们家三儿学习养兔子,每天按照技术员记10公分儿。”

“明年开春儿村里办野兔养殖场,到时候你当班儿长,可要把技术给我拿起来。”

全家人呆了。

母亲还没反应过来,大妈就嚷嚷道:“凭啥让她当技术员?养兔子谁不会?”

国存大伯冷哼一声,呵斥道:“杨国栋,管好你媳妇!”

谭会计和刘书记搭班儿多年,又是村儿里人,怎么不知道其中的门道儿,这是在卖杨国存人情呢,所以就赞同的道:“刘书记说的对,二弟妹,你可要好好学,到时候没准是个先进啥的呢。”

爷爷这时候就不傻了,赶紧接话道:“没问题,我们家肯定全力配合村里工作。”

刘书记问道:“三儿,你有啥困难,村里尽可能帮你解决。”

我还真有困难,就道:“小兔子要出窝了,我想弄弄我们家猪圈,能不能给点儿高粱杆儿做帘子。”

“我怕猪圈太冷,晚上兔子太小扛不住。”

“最好能给点儿沙子,猪圈里的粪肯定得起了,铺上沙子更卫生。”

“做兔子窝,我爸说他解决。”

刘书记很满意我的态度,提出的问题也很实际,道:“可以,石头村里也给你拉过来,有啥问题找国存儿解决。”

国存大伯笑道:“没问题,刘书记,你瞧好吧。”

下午,爷爷、大伯、父亲三人齐上阵,把我们这边儿的猪圈起干净了,然后把茅厕暂时堵上了。

国存大伯工作积极,下午就把两牛车沙子送过来了。村里有片常年种花生的沙土地,沙子质量并不好,是村儿里垫猪圈、牛圈取土的地方。

扎高粱杆帘子只能父亲来了,而且他也热衷于干这样有意思的杂事儿,所以第二天下午他就完成了。

搭建兔子窝更没啥难度了,就是沿着墙角建起几个石墩子,在上面架上石板,然后做成小隔间儿。父亲为了保证保暖,还里外抹上了厚厚的黄泥。

为了保证方便清洁卫生,盖子是用高粱杆和黄泥做的,平时盖在上面,需要打扫卫生的时候可以拿下来。

至于教母亲养兔子的知识就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儿了。

所以,我干脆买了一本儿养野兔子的书,按照上面说的跟她说,顺便教她汉语拼音和识字。

大姐和二姐自然也要跟着学习了,记笔记就是大姐的事儿了。

没事儿刘书记、谭会计、国存大伯也会来听,也会看大姐记的笔记。

刘书记啧啧称奇,道:“占蓉,我记得你没上过学吧,识的字儿可不少呢。”

大姐被夸奖后心里美滋滋的,再也记不起我魔鬼式识字训练的痛苦了。

我赶紧道:“我大哥散学就教我们,我二姑父给了我一本儿字典,所以我们都识字儿。”

“小妹,过来,给大家背个床前明月光。”

小妹听到让她表演,那个美。

“我背《春晓》。”

“春眠不觉晓,处处蚊子咬。点上蚊子香,熏死了多少。”

我额头上大颗汗滴直冒。

刘书记和谭会计对视一眼哈哈大笑。

听见大家笑,小妹更得意了,又背出歪歪版的《静夜思》。

小妹得意的道:“都是我三哥教的。”

这是我的锅吗?

啊!

杨小妹童鞋,你这么说良心不疼吗。

我委屈!

我实在憋不住了,道:“小妹,你确定三哥是这么教的?”

小妹低着头,嘟囔道:“不是。”

“但是,你自己就是这么说的,跟教我的不一样,我就改了。”

“你不是说,好东西都得偷着吃偷着玩儿么。”

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