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碾玉米

重生从成为三叔开始 闲村野鹤 1776 2019.09.25 18:24

大姐见我换到了粮食很高兴,又跟我到卖猪肉的地方买了猪下水,其实主要是四个猪蹄、猪尾巴和猪肝要花钱,几根骨头都近似于白送。

但是,这是2分钱买火柴的年月,全家人都觉得我五分钱买一堆骨头是败家。

管你们呢,败家我也该买买。

回来大姐推了玉米很高兴,健步如飞的往家里赶,又怕累找我,想要让我坐到独轮车上。看着大姐满脸汗水,我真的于心不忍,突然觉得力不从心。

纵然我有超越自然的力量又如何,面对大势我也只能默默接受吧。

等我们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母亲在锅里给我们留了饭菜。虽然我挺饿的,依然觉得加了太多野菜的饼子太难吃了,只是勉强吃了两口就不吃了。

“妈的手艺太差了,忒不好吃。”我把大半个饼子给了大姐道。

“不好吃。”小妹嘟着嘴,然后满脸期待的望着我道。

我当然明白她的意思,拉着她就闪人了,然后偷偷吃饱了才回来。

大姐今儿累坏了,吃饱了就躺到了炕上打盹儿。我虽然大半儿是坐在独轮车上,也觉得挺累的,但是绝不是休息的时候,而是要趁着大姐不注意赶紧处理骨头。

四个猪蹄肯定不够,所以我多加了两个,猪尾巴也加进去一条,再加一大勺猪油了,不然就这点骨头炖出来的油水并不多。还有,家里的柴禾也不多了,不偷着投入大量木炭,家里早该为了柴禾发愁了。

“大姐。”我摇晃着睡的昏天暗地的大姐。

我知道大姐今天很累,但是我一个人可完不成推碾子、筛玉米渣等等一系列事情,我要是直接让机器人三下五除二完成了,解释不清吧。

“啊?”大姐迷迷糊糊的揉着眼睛,哼了一声,一看是我,马上想倒头继续睡。

“你想我爷爷揍你是吧。”我再次把她摇晃起来道。

“没有玉米粉,怎么做饭?”

“让我再睡会儿。”大姐就想再次倒下。

“你信不信躺下就挨打。”我是拽不住她了,拿起扫炕的扫帚,喊道:“多大的闺女了,懒得跟猪是的,赶紧起来。”

小妹觉得很好玩,也跟着喊道:“起来!”

大姐再次被折腾起开,带着气儿道:“杨小三儿,你不累是吧,我推着你加二十斤玉米走了十五里地。”

我懒得搭理她了,道:“你睡吧。”

我拉着小妹不说话就走了。

我可弄不动太多玉米,只能用半升子往另一个口袋里舀玉米,然后拿上簸箕、两个筛子,叫着小妹道:“你给三个拉车。”

小妹拉着根绳子,使劲儿在前面拽。

其实我根本不用她拽,只要让机器人推车就可以了,但是总要意思一下吧。

我在后面推着小车鼓励道:“我们家小妹忒有劲儿。”

“我有劲儿吧。”小妹听了夸奖更加卖力了。

但是,问题再次来了。

碾盘比我高,我想把玉米铺到碾盘上都是问题。

“小妹,你在这儿看着,三哥回家拿东西。”我摸摸小妹的头道。

“中。”小妹点头道。

碾子里我们家不远,我是小跑着回的家,看到大姐孩子炕上睡觉,也不知道该做何感想,毕竟她今年也才十六周岁而已。

我拎着小板凳一路小跑儿回到碾盘,看到小妹很认真的站在那儿,心里的不舒服好多了。

站在小板凳上,终于把玉米粒铺满了碾盘。

一杠子插到碾子上,让我和小妹推肯定是摸不着的,但是来的时候我想了办法,踩着小板凳将绳子两头儿系在杠子,然后我钻进去拖着走。

实际上我是根本拖不动碾子的,就算加上小妹在边上使劲儿也没用,估计至少要二喜儿我们俩才行吧。倒是十岁的大哥没问题,他经常帮母亲过来推碾子压玉米。

但是,我有机器人推好吧,所以我和小妹就开始试的时候推不动,后来其实就是在轻松的绕圈。

碾压玉米其实还要不停的翻玉米粒的,但是我压根儿没准备用碾子压,而是走个形式而已,可以让玉米粒变成玉米粉不会看起来那么突兀。

十来圈一过,我再次站上小板凳往小簸箕里扫,然后倒进筛子里筛。

小妹已经被筛子吸引了注意力,我则让机器人手搓玉米粒,那效率根本不是碾子能比的。

速度很快,十斤玉米变成了一大袋玉米粉和一小袋玉米渣。

回到家的时候大姐依然在睡,我哼笑了一下,摇摇头开始做饭。

“三哥,我想吃肉。”小妹站在锅边上不停的嗅着香味儿,急的直搓手。

“三哥给你捞。”我看着小妹着急的样儿特可爱,当然不会吝啬给她一块肥肥的猪尾巴了,反正最后也多数落到爷爷奶奶嘴里,不如给小妹让我心里舒服。

我把猪尾巴根部最肥的两块捞给了小妹,道:“别着急,凉了再吃。”

等我把混合了白面、玉米粉、红薯粉、蜂蜜、野菜的饼子蒸进锅里,大姐终于打着哈欠起来了,但是回家做饭的妇女们已经进门儿了。

“小妹,把这个给大妈送去。”我把炖好的猪肝、几块猪蹄、猪尾巴捞进盆里,让小妹端着送到正房去。

“小妹这么小,撒了咋办。”大姐皱眉道。

“撒不了。”小妹不高兴的反驳道。

“我都能给三哥拉车、压碾子、筛玉米,我能干着呢。”

大姐突然想起来什么,脸红了,但是为时已晚。

“你把小妹嘴堵好了吧。”我没有任何情绪波动的道。

大姐显然不信我不告黑状,一副呵出去了的表情,道:“你敢告状,屁股给你打三瓣儿。”

然后,大姐就跟着小妹送东西去了。

果然,回来的时候大姐脸色铁青,小妹嘟着嘴就要哭了。

我摸摸小妹的头,道:“小妹乖,大妈是个老妖怪,别跟她计较。”

小妹还是很不高兴,道:“下回,下回,有好吃的不给他们。”

我摸摸小妹的头。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儿,二姑父说来放树的,怎么还不来啊!只要二姑父来放树了,明年春天就能盖房子搬出去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