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再临黑市

重生从成为三叔开始 闲村野鹤 1736 2019.09.25 18:24

现在父亲一般不会反对母亲的意见了,因为母亲当家安排事情确实比他安排的好。虽然依然经常和大妈产生纠纷,但是我们家基本不在吃亏了。

西湖庄村儿比我们村儿低,村子是我们村儿的三倍以上,且肥沃的一等土地特别多,加上村里还有四个蓄水大坑供应好地浇水,所以日子绝对比我们村儿好很多。

但是,他们村儿一样没人钓鱼捞鱼。

还是那句老话,“捞鱼摸虾耽搁庄稼”。

所以,四个未经开发的处女地,自然让我获得了大丰收,而且我还毫不客气的把超过二斤的鱼一次性全部劫掠了。

我跟大姐天儿天儿跑西湖庄钓鱼,几乎是以每天八条二斤多一条的鱼往回拎,赶到十五的时候也仅凑了十六条,但是我们事儿做的隐蔽,倒也没让村里人看到。

十五那天已经过立冬了,所以鱼全部都冻上了,到也剩的挑着担子保证鱼活着了。不过,这一次是母亲陪我去的,还不惜面子的借了国存大伯的自行车。

自行车后面捆了两个大篓子,足足装了一大袋小米和一大袋高粱,外加上十六条鱼和我们娘俩儿,感觉这自行车超载了。其实则不然,国存大伯这辆28自行车满载500斤根本没有任何问题。

到了镇上,我看见了徐奶奶在晒太阳,道:“妈,全部卸这儿,你去医院门口卖鱼吧。”

“两块一条,肯定好卖。”

母亲有点儿担心,道:“卸这儿,中呗。”

“这鱼可都二斤二三呢,两块一条忒亏呀。”

我指着徐奶奶道:“那个奶奶是接头人,不能卸她身边儿。”

“还有,别计较,你忒计较就卖不动。”

“听我的吧,我有经验。”

“把你能的。”母亲戳了我脑门儿一下,还是把小米儿和高粱卸下了,然后再三叮嘱才离去。

母亲消失后,我直接把粮食丢进商城。

好家伙,这两口子拼了,50斤小米和50斤高粱,这是要把家里粮食全换成玉米的节奏。

我很想抽自己两下,今年狂吃玉米就够腻歪了,这是明年继续死磕玉米的节奏哇。

“徐奶奶。”我上前打招呼道。

“是你?”徐奶奶一眼认出了我,惊喜道。

“小孩儿,你可算又来了,赶紧走,大伙想你想坏了。”

今天是十五,黑市交易达到了十五人,而且为了保证大家身份保密,还把大伙分开了,只有老刘和老孙带着上次见的几个人拿着清单完成交易。

老孙满脸慈爱,笑呵呵的道:“小孩儿,你可算来了,想死我了。”

我也不墨迹,道:“是五十条绿军裤。”

“不要钱,要这几种铜钱和银元。”

我递给老孙一张纸,又道:“金银首饰、玉石、宝石、古瓷器都可以,后面还有五十个绿军包。”

老孙头儿看看两页纸,上面详细的介绍了兑换物品,道:“这些东西不值钱,但是收集需要时间。”

我无所谓的道:“不是急着要,这五十条绿军裤是定金,让大城子去埋绿军包的地方拿货吧。”

“只要让人满意,那边儿说可以给你们弄十件军大衣。”

老孙眼睛都亮了,道:“中,你在这儿坐会儿,等我回信儿。”

没过太久,老孙兴高采烈的回来了,同时还拎来一个口袋,道:“银元、金首饰有一些,能折合三十条绿军裤,你先送回去,算我们的诚意。”

好家伙,三十几块银元,金戒指、耳环也有十多个,往商场里一挂可就赚大了。

我来黑市只是为了让很多东西有出处,同时也很借助他们的力量收集东西。

老孙给了我一把钥匙,道:“我让徐家嫂子带你去看看这户宅子,这一串是钥匙,以后有货可以全部放到这里,埋地里儿不是那么回事儿。”

我眼睛顿时一亮。

这伙人不愧能做成这黑市生意,确实有经商头脑,连我正发愁的事儿都给解决了,有了这处宅子,很多事情的可操作空间更大了。

我欣然接下了钥匙,道:“这样就更好了。”

“不过,很多事情懂吧。”

老孙含笑点头,道:“明白。”

于是,徐奶奶带着我看了镇外一套破旧的老房子,但是里面收拾的干净利索,不仅可以用来当仓库,就算是住也可以。

“辛苦徐奶奶了。”我感谢道。

徐奶奶笑道:“都想活着,不易啊。”

和徐奶奶分手,我在一个拐角看到母亲还在卖鱼,眼看卖的应该不是特别好吧。

我把175斤玉米分成两袋放到拐角,喊道:“妈!”

母亲扭身看到我,推着自行车来到我跟前,看到两大袋玉米高兴的乐了,道:“真中。”

我回应她一个微笑,道:“我在黑市有点儿面儿。”

“你能。”母亲称赞的同时,把两袋玉米装进篓子里,很无奈的道:“妈不是做买卖的料儿,只卖出去四条鱼,剩下的要靠你了。”

我笑了,道:“交给我吧。”

我拎起两条大鱼进了医院,直接找到了安医生,道:“安医生,两条鱼,两块,要不要?”

“死的?”安医生有点儿犹豫道。

我解释道:“天儿冷了,就想着冻上可以多钓几条,保证是新鲜的。”

安医生笑道:“从你这儿买了几次了,价廉物美,这次我信你了。”

于是,我以很赔钱的价格卖掉了剩余的十条鱼,还得从个人积蓄补偿十块钱进去。不过咱一点儿不心疼,光今天过河捞的水产就足够赚了,这点儿小钱儿根本不是事儿。

虽然母亲反对我乱花钱,但是也亲眼见证了我赚钱的能力,也就同意了我买了老四样儿,同时还买了一斤五花肉。

母亲当然知道五花肉留不住,而且也没准备留下,是准备大爷爷和爷爷个半斤,同时还各有半块猪肝。至于其他的,这次母亲没准备给了,她深知给太多就成孽了。

回家的时候母亲很高兴,念叨着让我继续多钓鱼,我只是应付性的答应了。

下次钓鱼,只能去五个庄蓄水库,或者东湖庄的蓄水坑了。当然,来河边钓肯动也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