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村儿里的内斗

重生从成为三叔开始 闲村野鹤 1763 2019.09.25 18:24

回到村里,整个村子沸腾了。

村里福利,一斤小米、高粱换一斤二玉米,几乎家家户户都把小米和高粱扛到了大队,那些已经吃了的痛心疾首。

最近爷爷长期跟着我们吃到好的,加上母亲成了技术员,已经完全改变了对我家的看法,已经坚信我没二房是振兴全家的希望了,但是奶奶和大妈依然天天叫嚣,看到我拎回大量猪蹄,猪尾巴就开骂了。

我也不理会他们,照旧给大爷爷和爷爷送猪肝和猪尾巴。

爷爷关心的道:“三儿,你买这么多杂碎干啥?”

我笑嘻嘻的道:“我都腌了,开春盖房子给帮工加菜。”

爷爷笑了,道:“我三孙儿都是有出息。”

虽然刘书记给大伙谋了福利,但是村里还是有人唧唧歪歪。

“咱们肯定吃亏了。”户宝坤嘟嘟囔囔的跟一起排队的李旭顺道。

李家是建国后过来的,他们家是曾经的书香门第,总是和村儿里有点格格不入的意思。其实,根本不是李家人的毛病多,而是这个时代的农民不注意卫生、言谈举止粗俗等等吧,所以只有一样是外来户的老户家跟他们关系好。

李旭顺没说话,他不想过多分析,因为他知道村里必然会截流,这也是应该的,或者说是在能理解范围内的。但是,不代表他不能拿户宝坤当枪使。

“这是可以理解的,总不能让人白忙活吧。”李旭顺随口回应了一句道。

李旭顺看似随口回应,其实已经给予了户宝坤肯动答案——咱们吃亏了!

户宝坤眉头紧锁,家里吃顿纯粮食都是奢望,他们当官的还投机倒把,这个不能忍!

“谭会计,我可是听说你们是一斤小米兑一斤八玉米换来的,你多给大伙儿点儿呗。”户宝坤眼睛一转就想到了煽动大伙的法子,也就无所顾忌的喊了出来。

“什么?一斤小米儿兑一斤八玉米?”

“那给咱们就一斤二?”

“没有一斤八,一斤半总有吧。”

顿时人群沸腾了。

刘书记早就见惯了这样的事儿,呵斥道:“有本事换一斤八的可以回去自己换。”

“这儿就四千五百斤玉米,均兑给大伙就没了,明儿让户宝坤拉着小米换一斤八的吧。”

“我刘术同没那个本事。”

刘书记一开口,议论声哑然而至。

谭会计也适时开口,道:“本来我是准备每户只能兑二十斤的,是刘书记说让大伙多吃一口。”

“既然这样儿,下回我们就不去了,省的大伙觉得我们占了便宜。”

李旭顺低声道:“谭会计,你敢说你们从外面是按照一斤二兑来的?”

谭会计就知道老对头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坦然的道:“不是,我们一斤小米兑十斤玉米。”

“你们郭家峪儿小米都是金子做的,忒值钱是吧。”

“还一斤小米兑一斤八玉米,户宝坤、李旭顺,我把我们家儿小米兑给你,一斤小米兑一斤玉米,你兑不兑?”

开玩笑,小米儿那有玉米抗饿。

还有,做饭的都知道,小米可不如玉米出饭多。要不是有些山地只能种小米才有收成,村儿里根本不会种。

所有人都闭口不言了。

刘书记再次开口,道:“如果大伙没意见,过几天我们再兑点儿,有意见我们就不去了。”

户宝坤转脸比翻书快,已经换上了嬉皮笑脸的模样,带头儿喊道:“刘书记、谭会计,我户宝坤就是大字儿不识的大老粗,别人瞎说我就信了,我承认错误!”

“您二位大人不计小人过,别跟我这样儿的蠢货一般见识。”

“要不咋我是种地的,您二位是大家的当家人呢。”

李旭顺也借机表态,道:“是啊,我们就是愚民,没见过世面,还是要指望您二位带领大伙。”

“是啊,刘书记,我们就是啥也不懂,别跟我们一般见识。”

开始的一波人都是信服李旭顺的,但是在他们的带领下大伙纷纷表态支持。

开玩笑,还是多换点粮食让家里吃饱了划算。

我站在一边儿冷眼旁观,莫名的哼笑了一声。

看来村儿里派系之争是有历史的呀!

我一直以为村里人心不齐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儿干,现在看来显然不是。村里儿虽然穷,想出致富路不容易,但是只争放进自己口袋多一些还是很简单的。

那么,有利益必然会有争执了。

统领这样一群人致富,任重道远啊!

我可以肯定,大局稳定、前途光明的时候不会出问题,只要稍微有点儿不测,郭家峪这艘船很难继续。

虽然很多人扛来了很多小米、高粱,但是谭会计早有预估,还是限制了每家每户的兑换量,做到了能让每户人都得到一点儿实惠。

刘书记见玉米兑空了,就道:“大伙要是信的过我,可以把小米、高粱先寄封村里,下回直接拿玉米。”

刘书记在村里有威望,所以大伙顺理成章的把带来的小米、高粱过秤封存在了大队部粮仓。

谭会计心烦的道:“这个户宝坤,就会给李旭顺当枪使。”

刘书记笑道:“李旭日、李宝俊没帮腔就不错了。”

民兵连长,或者称呼治保主任,兼四队生产队队长徐志刚道:“老刘,你藏的够深的,有这样儿关系早咋不使?”

“军队里换的?”

刘书记白了徐志刚一眼,道:“你高看我了,不是我的关系,是从镇上黑市换的。”

徐志刚疑惑的道:“镇上黑市?不可能!”

“孙建国、刘明远有几把刷子我会不知道?”

“咱们润县下面黑市都是马班长示意组建的,为的是解决县里粮食问题,他们不可能这么做。”

刘书记神秘一笑,道:“黑市,明白吗?”

“很多事情,说出来就没意思了。”

谭会计也拍拍徐志刚的肩膀,语重心长的道:“先让大伙能多吃一点儿吧。”

我虽然回家了,但是机器人留在那里,所以,被吓了一身冷汗。不过刘书记说的对,黑市就是黑市,太过较真那就算了,反正能保证自己家温饱即可,这个年月也不会饿死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