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都想换粮食

重生从成为三叔开始 闲村野鹤 1730 2019.09.25 18:24

小兔子放进猪圈放养基本没问题,村里还提供了玉米秸秆做为草料,再加上二喜儿弄回来的干麦苗,小兔子生活的很健康。

但是,我们家的生活不健康了,天天因为上厕所吵架。

小雪以后,村里下的可不是小雪,而是鹅毛大雪,所有人早就换上了厚厚的棉衣棉裤,整个人圆的行动不便。

父亲每天早出晚归的到北山儿开石头,爷爷和大伯居然能做到冷眼旁观。不过我也想的到原因,只要他们敢帮忙,必然会闹的家朝反乱。

不帮忙又如何,我有机器人帮忙,就连村里准备明年盖兔子场的开石头队都啧啧称奇。

说到野兔养殖场,村里引起了轩然大波,无数人对母亲说三道四,无非就是在表达自己的羡慕嫉妒恨而已。

冬天,村儿里能赚公分儿的地方不多,开石头队儿一天七公分的犯抢了,更何况母亲在家玩一样的就转十公分。

羡慕也没用,有本事你们研究出养殖野兔子的技术。

冬天没活,大姐有的是时间陪我去冰上钓鱼。但是我们一次也没再去本村的小水库,而是经常翻东山梁去东湖庄,或者去西湖庄、五个庄。

东湖庄大坑好几个,很多人看到我和大姐经常三条两条的钓,也跟着加入了钓鱼行列,可惜他们的收入比较凄凉。

母亲跟我去了几趟集市,不仅把家里的杂粮换成了玉米,还用玉米1:1.2换掉了国存大伯家的杂粮,导致国存大伯对母亲刮目相看,自然借自行车儿更痛快了。当然,我觉得和每次回来一块肉,或者一个猪蹄啥的也离不开。

又是集市,奶奶大早起就开骂了,道:“小骚货,有好处不想着家里,吃里扒外的骚货。”

母亲就不搭理奶奶,现在她跟着学习养野兔知识,也跟着读书识字,已经不在把自己定位于一个受气的泼妇了,而是希望来年开春走上管理阶层,所以我也适当的讲解了一些有关管理的知识。

我,现在已经不是正常人了。

这是大姐说的,她说正常五岁孩子不这样儿。但是,母亲只是笑,然后对我更加宠爱信任。

尽管奶奶和大妈在院里闹,我们还是照样准备借自行车儿出门。

但是,今天刘书记堵住了我们娘俩。

刘书记开门见山的道:“国柱家的,你说实话,小米、高粱、爬豆,你是不是有门路换成玉米,还是1换1.2斤。”

母亲看见了站在旁边儿的国存大伯,他不好意思的低下头,道:“全村儿谁们家儿都缺粮食,我没忍住,一嘴快给说出来了。”

我无所谓的道:“不是我妈,是我卖鱼找到的门路,是黑市。”

“我是不会供出他们的,没有他们帮忙,我们家秋天就断顿儿了。”

刘书记笑着道:“好孩子,他们能换多少?”

“我不是举报他们,我想把村里杂粮都换成玉米,这样大家日子好过点儿。”

原来如此!

当然是有多少要多少了!

商城里评价“纯天然有机”的小米、高粱、爬豆长期缺货,也不知道那些购买的啥情况,就不能自己种植吗。

我镇定的道:“他们还在收,据说需要很多,不知道是干啥使。”

“我占了国存大伯的便宜,其实是1换1.5斤。”

国存大伯瞪着眼,道:“刘书记,你可不能追究孩子投机倒把,他们家也是穷的没法。”

我感动了,眼睛有些湿润了。

刘书记摸摸我的头,道:“好孩子,你刘爷爷不是不懂变通的傻子,要是那样儿,咱们村儿早让小鬼子屠杀干净了。”

“国存,你们家粮食村里给你补上,在奖励你们两家一家十斤玉米。”

“赶紧让你爸套车去,把村儿里粮仓的小米、高粱都拉上,回来再换村里大伙儿的。”

“不过,得按照1换1.2。”

结果,这一次母亲留下了,村里赶了三辆牛车,小米足足三千斤,高粱一千五百斤。

国存大伯和刘书记早有预谋,村里粮仓不可能有这么多杂粮。

“全卸棚子里吧。”我带着刘书记、谭会计、国存大伯来到那个小院门口道。

国存大伯犹豫道:“三儿,行不行。”

我笑着道:“放心吧。”

谭会计一咬牙,道:“来都来了,卸吧。”

刘书记笑道:“别怕,不出左坞没事儿。”

有了刘书记保证,三人很快卸下了所有粮食。

我保证道:“放心吧,我保证完成任务。”

“你们到医院门口等我。”

左坞镇就那么大,我早就熟了,所以很快找到了徐奶奶。

徐奶奶笑着道:“你去那个院等着,我带老孙去找你。”

很快,老孙推着一个麻布口袋进了院儿。

老孙关切的问道:“这次是啥?”

“我们这儿准备了不少好东西。”

我朝着屋里一努嘴,道:“100件军大衣、50个绿军包。”

“这么多!”老孙赶紧跑进屋里查看,然后很快跑出来,道:“太好了!”

“最近他老人家很满意——”我赶紧闭嘴,装作说错了话,然后咳嗽一声,道:“那边儿说很满意,问你们缺啥。”

“还说以后东西满意,可以让你们指定货物。”

“指定!货物!”老孙倒吸了一口冷气,同时也听到了我假装的口误,脸色只有一瞬的变化,但是闭口不谈,道:“大米、白面、猪头,也行?”

“粮食、工业品,也成?”

“自行车?缝纫机?手表?布?”

“也成。”

我胸有成竹的道:“他说只要不要汽车、轮船、坦克,差不多都成。”

老孙绝对见过大世面,不然他和老刘操持不了这么严谨的黑市,但是听了我的话还是大吃一惊,道:“要猪肉,能弄到多少?”

我一皱眉,道:“不知道。”

“你们先清理走货物吧,五天以后就知道了。”

老孙很识趣,连续跑了几趟搬走了所有货物,然后一句多余的话都没再说。

言多必失,大家都懂。

等老孙走了,我丢出成麻包的玉米,还把那些都是补丁的袋子也丢了出来。

这些粮食太好卖了,一上线就抢购一空,那可是三千斤。

那边到底是啥地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