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两路来袭

东京死灵法师 十七筝 1913 2019.09.25 18:24

看着这个站在自己面前自称这片地区都是他们地盘的老者,土御门良晴感到微微恼怒的同时,却也感到颇为忌惮。

知道自己是土御门家的人,还是阴阳师却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固然是有着自己只是分家的关系,但显然对方是有恃无恐的,不然的话,身为阴阳师,又怎么敢招惹作为阴阳道领导者的土御门家?

“恕我拒绝,而且……你们也没资格窥伺里面的东西。”土御门良晴直接摆出了一副拒绝的态度,同时召回了自己的犬神,也让藏狐去向氷上恭子报信,让她做好防御的准备。

见土御门良晴直接回绝了自己,老者也不着恼,如果堂堂土御门家的人就这么三言两语被说退,那土御门家也不至于可以统领阴阳道数百年而无人可以动摇其地位了。

“看来是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了。”老者微微摇了摇头,抬手召唤出了自己的式神,一只犬神。

犬神是日本非常常见的一种式神,在日本,狗死后留在世间徘徊不去的魂魄便被称为犬神,可以附在人身上,使人发烧,产生幻觉,精神失常,在一些地方,犬神是有家族传承的。

在日本的四国、九州一带,犬神是犬神使作为蛊毒来诅咒对手,附在被害者身上的东西,其中又以德岛县和高知县最为集中。

被犬神附身的人会不由自主产生歇斯底里的行为,例如处于昏迷状态,做出一些难以理解的行为,或是莫名其妙地发高烧。

据说被犬神附身而死亡的人,身上某处会有狗的齿痕。在当地,某些家族世世代代拥有继承犬神的操纵权,他们被称为犬神筋。

一般人在祭祀犬神的时候,一定要邀请犬神筋来主持仪式,倘使对他们不尊敬的话,就会导致灾祸发生。

犬神的起源有很多种说法,传说在一只被绑着的狗的面前放上美味的食物,在它想吃东西的欲望最为强烈的时候,砍下它的头,祭祀一番后丢到很远的地方,就会产生犬神。

虽然这些都只是民间传说,但犬神作为一种很常见的式神的普遍性却可见一斑。而且这些传说当中的某些部分也确实是真实的,无论是犬神使还是犬神筋,这实际上都是役使和操纵犬神的超凡者职业。

不过犬神使和犬神筋,都只能算是懂得些许皮毛,豢养出来的犬神也只不过是用来下咒、附身的普通灵体,和土御门良晴所役使的犬神有着很大的区别。

作为阴阳道执掌者的土御门家,传承自大阴阳师安倍晴明,所擅长的正是培养式神。

普通的阴阳师虽然无法培养出安倍晴明十二式神将那么强大的式神,但普通的犬神在土御门家的人手里,也能被培养的十分强大。其中强大者甚至能够化作人形,成为真正的“神”,而不仅仅只是一个式神。

老者所召唤出来的犬神也是他耗费多年心血培养出来的,本体似乎是一只非常凶恶的恶犬,此时被老者召唤出来,站在他的身前,浑身萦绕着黑色的怨念,看上去倒是颇具几分气势。

但是和土御门良晴所役使的犬神相比,就好比杂种狗与纯种狗的区别一样明显。土御门良晴的是纯种狗,老者的是杂种狗。

虽然体型和气势看上去都是老者的犬神更强,但是当两只犬神相对峙的时候,却明显能够看出,土御门良晴的犬神灵体更加纯粹凝实,就好像一只真狗一样。

老者的犬神虽然气势不错,体型也很庞大,身上萦绕的黑色怨念看上去很吓人,却让其显得不那么真实,甚至带着几许飘忽不定的感觉,就连气势也显得有些虚。

“如果这就是你的凭仗的话,似乎不太够啊!”土御门良晴仅仅只是打量了一眼老者召唤出来的犬神就知道自己的犬神足以应对,于是提高了声音:“还有其他帮手的话,都叫出来吧!”

老者自然也能够感受到两只犬神之间实力的差异,轻笑了一声,却并未有任何动作。

只是另一个做小混混打扮的人却从仓库外的阴影中走了出来,提着一把武士刀站在了老者的身旁。

虽然同样都是小混混,但显然后出现的这个人是大哥的级别,而之前那个只能算是作为打手的小弟而已。

看到后出现的小混混,土御门良晴的眼神不由得一凝,这是个真正杀过人的家伙,他身上有着只有真正杀过人的家伙才有的血腥味。

“野斋,这个家伙交给你了。”土御门良晴飞快的吩咐了自己的式神一声,同时驱使着自己的犬神朝着老者的犬神扑了过去,与此同时他自己也提着刀朝着老者发起了进攻。

——————————————————————————

就在仓库门口开打的同时,接到藏狐的传信做好了战斗准备的氷上恭子也迎来了自己的对手。

“切,忍者吗?”氷上恭子的脸上有着一道血痕,是刚才被手里剑划伤的,也正是因为发现了手里剑,氷上恭子才能够确认来袭的敌人是忍者。

作为剑士,和忍者对战无疑是吃亏的,毕竟忍者的手段更加诡异,并且善于偷袭,虽然正面作战逊于剑士,但显然各种阴招足以致命。

氷上恭子整个人挡在仓库的大门前,这里是仓库唯一的入口,只要她不退开,便没人可以进去,也正是因为如此,本可以潜行进去的忍者只能对她发起了攻击。

抬刀挡住袭来的手里剑,氷上恭子不由得感受到了一阵压力。她的实战经验几乎为零,这样的生死搏杀更是从未经历过,这对于之前还只是过着普通女性生活的她来说无疑是极大的反差。

但幸好,从小氷上恭子所接受的就是剑道流派的教育,对于战斗并不陌生,她所欠缺的只是生死搏杀的经验而已。

氷上恭子并没有鲁莽的进行攻击,且不说她还没有找出潜藏起来的忍者在什么位置,就算找到了对方,氷上恭子也觉得自己一时半会很难拿下对方。而她的任务是守卫仓库,而不是与敌人对战,所以她采取的是不动如山的防守策略,她清楚的知道,只要陈羽完成了仪式,眼前的敌人不过是土鸡瓦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