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肉膘儿是好肉

重生从成为三叔开始 闲村野鹤 1730 2019.09.25 18:24

刘书记他们走远了,我直接收走所有粮食,然后上架。

那可是足足12500斤小米和高粱,下降速度骇人!

我早就在商城里预订了500斤猪肉,而且还留言要求只要猪皮和肥肉,瘦肉一丝不要。

那边商家似乎很高兴,居然主动给我打了个七折。

好吧,到21世纪肥肉也不值钱了。虽然我一直觉得纯瘦肉不好吃,但是肥肉确实不值钱。

不止猪肉,我在商城里找到了更廉价的好东西。

鸡膘!

其价格只有猪膘的三分之一不到。

这可是缺油水的年代,只要是肥肉都是好肉,所有瘦肉都是破肉。

所以,我一口气订了一千斤。

商城里的猪膘、鸡膘都是一百斤一袋真空包装的,应该是从冷库里出来的,同时系统给予了“新鲜冷藏”评价,所以不必担心质量问题。

徐奶奶早就在等了,见到我就是一阵嘘寒问暖,然后带着老孙来到院里装货。

老孙看了猪膘乐坏了,道:“好家伙,全是肥肉,上好的肥肉啊!”

我略带歉意的道:“那边猪肉也不好弄,就弄了一千斤鸡膘,要不要。”

老孙早就看到旁边的鸡膘肉垛了,激动的不停的拍着道:“要!当然要!鸡膘也是好肉啊!”

我松了口气,道:“那边说鸡膘可以大量供应,为了表示歉意,补偿了五十件军大衣。”

“同时让我问问,还有没有其他需求。”

老孙激动的道:“老徐,喊人来拉东西,那边儿等东西下锅呢。”

徐奶奶脸上也乐开了花儿,应承着安排人去了。

“粮食!”老孙努力深呼吸几次才平静下来道。

“不瞒你说,全润县乃至糖市都缺粮食,大米、白面缺的不得了。”

我点点头,道:“那边也说了你们可能会要粮食,但是只有大米,白面弄不到。”

根本不是白面弄不到,而是包装很有问题。我觉得大米可以用麻袋装,白面怎么装,所以只能答应给大米。

殊不知我是聪明反被聪明误,那些军大衣早就出卖了底细,尤其这次供应的真空包装肉膘。不说超出这个时代吧,但是国内绝对独一份儿。

“大米!”老孙听了眼睛都亮了,本来平复的心情更加激动了,道:“多少?”

“您先别急着高兴,有要求的。”我赶紧补充道:“是我的要求,不是那边儿的要求。”

我也不给老孙反应时间,继续道:“给我大姐安排个工作,活要干净、轻松、能学到东西、福利也不能太差。”

老孙听了我的要求有点儿挠头,道:“这样,你等会儿,我马上去给你联系,这样的活我安排不了。”

我笑着道:“我不急。”

其实东西不多,徐奶奶带来一辆骡子车轻松带走,然后留下徐奶奶跟我胡扯。

老孙急匆匆的进了一个院子,进屋就道:“老刘,有事儿。”

“咋啦!”老刘见老孙急匆匆的进屋下了一跳,神经立即绷紧了,脸色也变得凝重了。

“别急,不是麻烦事儿。”老孙喘息着道。

“那小子要求给他大姐安排个工作,要求干净、轻松、能学到东西、福利也不能太差。”

“超出我的能力范围,要是普通工厂工人,镇上酒厂我就能办了,但是我怕他不满意。”

“天助我也!哈哈哈!”一个老头儿高兴的大叫道。

“这次我亲自来果然对了,我不要猪肉,但是鸡膘必须给我们县医院500斤,这事儿我们县医院解决。”

老刘不爽的道:“高庆祥,你要点儿脸想行不,一口吃下500斤鸡膘,也不怕腻死你。”

高庆祥无所谓的道:“我乐意!”

“下回让她大姐到镇医院门口卖鱼,我跟老吴去买鱼,然后让她进镇医院学习一两个月。”

“期满以后直接调到县医院当护士,我把我的宿舍让出来,医院提供食宿、被褥,看他满意不满意。”

老孙和老刘同时无语了。

这样的待遇……

高庆祥呵呵笑道:“我也不用他承情,就是以后鸡膘能多分我们县医院点儿就成。”

老刘头哼了一声,道:“我无所谓,你等着那群老家伙收拾你吧。”

老孙带给了我准确的消息,问道:“你姐识字吗?”

我知道大姐能做护士已经很满意了,就道:“识一些,也能简单算术。”

“您放心吧,我肯定尽力争取粮食、肉膘,有其他东西我第一时间通知您。”

老孙见我很满意,高兴的走了。

徐奶奶则拉着货进了一个仓库,对守着仓库的人道:“肯定不是国内的,这样的包裹咱们国内没有。”

老刘早就没有惊异、诧异的表情了,淡定的道:“那还用说,国内杀的起这么多鸡吗?”

“没有白面,有大米,猜不透啊。”

徐奶奶道:“小孩儿是郭家峪的,要不让刘术同查查?”

老刘道:“不敢查呀,这个渠道损失不起。”

徐奶奶道:“那对方要的东西?”

老刘道:“反正不是国宝,要么也会糟蹋了,废物利用吧。”

我都是后来才知道徐奶奶从绿军包做工看出的问题,又沿着这条线分析了军大衣等等,但是最终因为渠道太重要放弃了彻查。

此时我则是放出足量玉米,然后急匆匆的跑去供销社门口。

我喘息着道:“好了。”

其实五个人早就度日如年了,那不是一点半点粮食,可是上万斤,其中还有很多是老百姓的。

刘书记长出一口气,道:“终于好了。”

等五人再次来到院门口,看到成垛的麻袋呆愣了一下,然后李干事和徐志刚不约而同打开了一个麻袋。

收拾的干干净净的玉米粒。

李干事难以置信的道:“真的一兑一斤半!”

刘书记反而变得也很淡定了,道:“装车吧,今儿可有点儿晚了。”

四人装车的时候各个带着笑,也辛苦了刘书记这么大年纪,于是我灵机一动。

我拽过刘书记,小声道:“刘爷爷,他们给了咱们五十斤大米,在屋里。”

刘书记眼睛一亮,道:“大米可是还东西,真的有五十斤?”

开玩笑,这时候过年一户也只发四斤白面,平时农村想淘换都淘换不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