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CP9的漫威之旅 路人族族长 1906 2019.09.25 18:24

看着斯凯头也不回的跟着尼克弗瑞离去的背影,陆仁莫名心慌。

拿出报纸准备了解一下时事,却怎么读都读不进去,站起来来回踱步,摸着下巴想了一会,掏出手机给斯塔克打了个电话,表示有缘再见,小布跑到酒店大堂,发现斯凯和尼克弗瑞刚坐上一台的士,看来这个决定其实是临时起意。

陆仁走进小巷用力一蹦,来到房顶,暗自追着的士暂且不提。

尼克弗瑞确实有些失望,倒不是失望陆仁拒绝了这次任务,而是失望于陆仁没怎么考虑便拒绝了这次任务,这中间的差别还是蛮大的。

陆仁这孩子成熟且自立,意味着神盾局并不需要对他进行过多干涉,却也意味着神盾局没法再给他更多的干涉了。

不过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尼克弗瑞看着身旁的斯凯饶有兴趣的表情,倒是略感欣慰。

不久后,两人来到了一个军事基地,打发走的士司机后从基地内坐上了等待着他们的昆式飞机,直接飞向了非洲某国的山林之中。

这座秘密基地内,丹尼尔·怀特霍尔博士正远远地看着这批新加入的少年接受恐吓和安抚,这是所有新人必经的一关,这关结束后,怀特霍尔博士会上台露个脸,让他们知道谁是老大。

广场上,百来个少年不安的打量着四周,看着周围持枪荷弹的雇佣兵们,大多孩子都失去了反抗的勇气。

自然也会有特例,比如说来自荷兰的21岁小伙万·威廉姆斯,他是荷甲足球俱乐部的替补队员,只因连出去打训练赛都没机会上场而结伴出门发泄情绪,结果就莫名其妙的被绑架到了这座秘密基地里。

二十一岁荷甲的替补球员,天赋说高也不高,说低也不低,但身体素质确实不错。

按理来说像这种身上绑有俱乐部合约的运动员应该是人贩子的禁忌,但这批雇佣兵也不是专业的人贩,他们只是在错误的地点和错误的时间碰到了错误的人听到了那句这个小伙好壮哦,就顺手把他们绑回来了罢了。

不然向这种跨多国的诱拐事件也不会这么容易被神盾局发现了。

多年的竞技体育生涯多多少少给他们培养出了压制内心激动的心理素质,哪怕是此时某个正在一边大声说着训练营内的规矩一边肆意开枪的迷彩脸已经把子弹打在他的脚边了,虽然慌张,但依旧没有慌乱。仍然梗着脖子怒视着这个迷彩脸。

迷彩脸一看这情形,顿时兴趣大增。

有压迫,就一定会有反抗,但是当反抗势力仅如浪花般大小的时候,还有什么是比消灭反抗组织更有趣的呢?

迷彩脸叫上几个小老弟把这三个愣头青抓了出来,按着跪在了地上,掏出手枪顶在头上,要叫他把征服唱。

不过这个小万也是真楞啊,哪怕跪倒在地依旧不停挣扎,眼盯着手枪,像是时刻准备夺枪。

迷彩脸也不再废话,先后两枪打在了他两条腿上,这才使他绝望,失去了双腿的足球运动员还能叫做足球运动员么?

迷彩脸再次将手枪顶在了他的脸上,不是为了让他唱征服,只是为了看到他恐惧的表情,然后再一枪了结他的生命。

但是无论迷彩脸怎么恐吓怎么殴打,小万同学还是梗着脑袋木着脸,始终没有露出恐惧的表情。这不再是因为楞了,这是因为绝望了……

迷彩脸失去了耐心,又是连续数枪打在了他的四肢关节上,腕关节、肘关节、肩胯关节全没放过,换了个弹匣重新上膛,这次准备对着他的脑袋开枪了……

一只金属手臂伸了出来握住了枪口,砰的一时,手枪炸膛了,直接炸飞了迷彩脸的食指和拇指,疼的他当场趴了下来捂着手指四处翻滚。

他红着眼睛抬头看去,只见一个头戴面具的长发男人正迷茫的看着自己的双手,金属般的左手上虽然冒着青烟,但怎么看都完好无损。

没错,这个人正是冬兵!

“还愣着做什么?开枪射……”迷彩脸话还没说完,只见冬兵抬起一腿踹在了迷彩脸脸上,使他倒飞而出撞在了高压电网上,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过后,迷彩脸再无声息了。

“WTF?!!这个人是什么时候站到这里的?”周围的士兵都愣了,哪怕他们确实放松了警惕,也不该会被人直接潜伏到迷彩脸身边的才对。

不过专业素养提醒他们必须马上举枪反击,于是纷纷将枪口怼向冬兵,开枪射击。

令人震惊的一幕发生了,冬兵就地一滚,躲掉了无数子弹,以非人类的速度迅速接近了一个雇佣兵,顷刻间扭断了他的脖子,并且抢下了他的步枪。

对于一名神枪手来说,当手上拥有枪的那一刻起,战斗就已经结束了。

接下来的画面是何等的不科学,一个人被一群训练有素的雇佣兵围在中间集火,但中间那人一点事都没有,反而是那一群训练有素的雇佣兵在一个接一个的脑袋开花,直接倒地身亡。

M468卡宾步枪,容弹量30发,当冬兵抢到手时里面只剩下16发子弹了,一枪一个解决掉了16个敌人后,还有10人不到的雇佣兵还站着,不过此时他们已经被杀破了胆了,胡乱射击后也用光了枪里的子弹了,纷纷掏出了手枪打算继续射击。

不过就他们这个拔枪的速度,已经足够冬兵接近离他最近的那名敌人了。

拨开指向他的那把手枪,制服了这名敌人,并顺便用这个人的身体挡住了N发子弹,转身连开数枪,顷刻间便消灭了广场上剩下的全部敌人。

不过这并不代表着这座训练基地就没敌人了。

噔!噔!噔!噔!

四盏射灯照在了冬兵身上,巨大的灯光直把冬兵照的眯了眯眼。

“这是多大的惊喜啊!谁能解释一下为什么皮尔斯的人会出现在我的地盘里屠杀着我的手下呢?冬日战士?!!”

怀特霍尔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响起,同时一个穿着皮夹克的大光头站在了冬兵面前,奇怪的是这个光头裸露在外的皮肤居然是金属色的,这是个机器人?

不,根据九头蛇的内部资料记载,这是吸收人卡尔·克里尔!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页